美女妈妈教舞蹈

时间:2019-09-03 01:43:12

母親蔣玲是遠近聞名的大美人,聽媽媽偶爾聊起她未婚的時候追求的她的男人數不勝數,隻當嫁給爸爸以後,生活才逐漸平淡,話說著,媽媽的一雙桃花眼忍不住往爸爸在的方向瞥了下,這些都是媽媽感慨自己變老的時候聊到的,不過在我的眼裏似乎沒找到歲月在母親身上留下任何痕跡,她還是這麼美,這麼年輕,瓊鼻微挺,檀口嬌小嫩紅,一對杏眼帶著桃花,眨眼的時候特別迷人,尤其是媽媽擡起俏臉看著自己的時候那種仿佛初承雨露的摸樣剛讓人忍不住想親一口。其實母親個子很是高挑,但是我們父子都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所以媽媽不穿高跟鞋看我們的時候基本都需要仰視,藉由身高的優勢,我在家的時候偶爾能看到媽媽胸口前白花花的一片,一對雪白的兔子由於受到胸罩的擠壓形成一道深深的乳溝,靠近的時候,媽媽的氣息是觸碰到我的臉,味道清新歡快,絲毫沒有歲月的痕跡。媽媽的乳房偏大,這其實是困擾她的問題之一,因為她是學舞蹈的,現在在文化宮專職舞蹈老師,乳房太大會使舞蹈動作的難度加大。每天早晨,我們一家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爸爸的單位是往東,而我和媽媽的走的方向是往西去公交車站坐10路車,我的學校在第三站,而媽媽卻在最後一站,10號線去文化宮的人很少,基本上早上最後一站會就剩媽媽一個人。在家門口分開的時候,媽媽會踮起腳親吻爸爸,母親的腿修長筆直,在親吻爸爸的那一刻,早晨的陽光灑了進來,陽光下的這份美麗顯得神聖而不可侵犯。上學的這段路我非常開心,媽媽挽著我的手,由於身高的關系,媽媽顯得有些小鳥依人。公交車上面的色狼不少,媽媽會微微側靠在我的懷裏,偶爾汽車剎車的時候,媽媽會跟我擠到一起,一對碩大的乳房會貼在我胸口,我們交頸相擁,母子兩人的身體緊緊貼到一起,在旁人的眼裏仿佛是一對熱戀的情侶。最近媽媽再次跟我聊這些話題的時候,偶爾會料到她的新同事,其中一個叫林晨的人被提到最多,原來文化宮最近新招了一批年輕人,林晨也是其中一個,我並沒在意,跟媽媽繼續其他話題,並沒有註意到媽媽聊起林晨時臉上泛起的紅暈和藏不住的羞意。我第一次見到林晨是在10路公交車上,當時林晨在車站看到媽媽很驚訝,脫口而出:「玲玲,原來你也做這趟車啊?」被喚作玲玲,媽媽頓時俏臉粉紅,白了林晨一眼,卻沒有出聲拒絕也沒有接話。「這是你兒子吧?」林晨似乎察覺到一絲尷尬。「嗯,他叫新新」媽媽仰起小臉對著林晨回答他,俏臉還帶著紅暈,若梨花帶雨,林晨一時驚得說不出話,媽媽見林晨呆呆的看著自己,紅著俏臉輕輕錘了林晨一下:「在跳舞的時候就這樣,別發呆了!」說完紅著臉別過頭去。這之後跟林晨一陣聊天我才知道原來林晨是媽媽的新舞伴,文化宮正在準備參加國際舞蹈比賽,媽媽和林晨準備了一個作品叫做《天鵝湖》,這些天正在加緊排練。很快,學校到了,林晨和媽媽站在一起和我搖手,咋看下林晨劍眉星目,的確是個帥哥,和媽媽站在一起……算了,媽媽雖然看上去如20歲的少女,但是實際年齡已經33歲了,般配二字從何說起。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從那以後,媽媽似乎更註重自己的打扮,我曾經嘗試問過媽媽,但是媽媽的解釋是舞蹈隊演員的需要,「天鵝湖很重要的,媽媽一定要拿獎,這曲舞蹈對演員的外形條件也很苛刻,所以選擇了晨晨和媽媽咯。」「晨晨?」我疑惑道「哦,就是林晨啦」媽媽紅著臉解釋道,俏臉有些紅暈,看著我的一對桃花眼也有些躲閃,「我們平時都叫小名的」,我釋然。今天是周末,學校補課,媽媽也需要去文化宮排練舞蹈,爸爸不要上班卻躲在被窩裏睡懶覺,就是不願意開車送我們,無奈我和媽媽隻好坐公交車。周六出門的人比較多,公交車上擠得滿滿的,我和媽媽隻好分開,媽媽去車門付錢,我從後面排隊準備上車,車上後面的林晨看見我們,先是從人群中把我拽上車,然後又辛苦擠到前面幫著媽媽也擠上了車,本來想站到一塊兒,卻由於人太多,林晨和媽媽上車後根本擠不到後面來隻好放棄。我在後面看見媽媽側身躲在林晨懷裏,兩人各拉一個手環,被人群擠得東搖西晃,好不容易終於熬到了學校,我匆忙下車,回頭向媽媽和林晨招手,並向林晨表示感謝。我回過頭走向學校,身後的公交車徐徐啟動,蔣玲抓著手環的手卻悄悄放下,放在了林晨的脖頸。交頸相擁,呼吸相聞,林晨一隻手緊緊摟著蔣玲的腰際,另一隻手抓著手環保持著平衡。時間過得很快,舞蹈比賽的初賽已經快要開始,比賽地點是香港。走的前一晚,媽媽收拾了一大箱行李,雖然有些累,卻難掩眉宇間的興奮。「你今天好像很高興啊,媽媽」「是嗎?這麼明顯?」媽媽摸著自己的臉蛋,紅暈在臉上散開,「要比賽了,當然很興奮啦!」如果沒看錯的話,媽媽把新買的絲襪和心愛的水晶高跟鞋也放進了包裏,可是據我所知,舞蹈比賽不會用到高跟鞋,那媽媽穿絲襪和高跟鞋是給誰看呢?比賽進行了一個星期,加上準備時間,媽媽一共在香港住了10天左右,俗話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媽媽回來的時候似乎更加光彩動人,看到機場裏守候的爸爸,媽媽激動的撲到了爸爸懷裏,一陣香吻送上,溫情過後才註意到林晨已經先走了。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這天晚上爸媽很早就關上了房門,至於做什麼我基本也能猜到。我家的隔音效果一般,直到深夜的時候二人的激情還未結束,老床搖晃的吱呀聲像打著節拍一樣,直到淩晨才結束。回來以後的媽媽似乎並沒有什麼變化,聊天的時候也偶爾料到林晨,不過每當她聊到林晨的時候卻又經常生硬的轉到其他話題。不過媽媽和林晨還是免不了相見,媽媽會見到林晨就臉紅,不過由於上次林晨的幫忙使我認識了林晨,覺得林晨是個正人君子,媽媽臉紅的原因應該是不習慣和陌生人相處。公交車人少的時候,我會和林晨聊聊天,言語間一腔正氣,時間長了,我和林晨也成了不錯的朋友。星期天我閑著沒事,陪著媽媽去文化宮,期間遇到林晨,我就跟他一起去了他宿舍玩,不一會排練時間到了,林晨和媽媽去了舞蹈室,宿舍隻剩我一個,我百無聊賴的挽著林晨的電腦,看著他四處旅遊拍來的照片,硬盤滿滿40G 全是照片,但是奇怪的是我隻看到了39G 的內容,還有1G怎麼也沒找到,順手點了顯示隱藏文件,果然,原來每個人都有秘密,看起來外邊健康陽光的林晨也有這些。點開文件夾,顯示需要密碼,以前聊天的時候我知道了林晨的生日,試了試幾種生日數字組合,不過都是失敗,最後準備放棄的時候,隨手無意識的輸入了一個熟悉了數字,19790311,這是媽媽的生日,也是爸爸工作的時候常用的密碼,令人驚訝的是文件夾順利解鎖,我目瞪口呆的點開了文件夾,裏面的子文件夾命名居然是「我和玲玲」,我帶著滿腦袋的疑問和不安匆匆點開,裏面是DOC 文件,居然是林晨的日記!周末還在文化宮堅持排練的人不多,今天舞蹈室現在除了加班的工作人員以外,會跳舞的隻有兩個人,埋頭工作的大家似乎都沒註意到倆人的異樣。舞蹈是肢體語言,配合的倆個人難免會有些肢體接觸,除了這些還需要兩個人的默契度足夠高,因此眼神的交流是必不可少的。林晨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舞伴,蔣玲的大眼睛裏仿佛有一個世界,總是讓人忍不住沈浸其中,想起一些令自己神怡的往事,說是往事其實也就是大概幾天

這是林晨第一次和蔣玲相遇。林晨靜靜地坐在沙灘上的一塊礁石上,一手畫闆一手鉛筆正在紙面上遊動,躍然紙上的不是風光旖旎的大海,而是一位風姿卓越的美艷少婦,說起這位少婦其實本應該稱作美少女,如果不是旁邊的小 男 孩稱呼其「媽媽」的話。少婦就站在幾米外的沙灘上,隻憑外貌看上去頂多大約二十四五歲年紀,她身材高挑,一件雪白的連衣裙,胸前露出一大片白皙細膩的肌膚,最讓林晨著迷的,是那張美得令人窒息的面龐,那掛在唇邊的淺淺笑意是那樣的清新、潔凈,如同畫中仙子般的一塵不染,大海滔